【新唐人2012年2月27日讯】邪恶机制造就出的酷吏

王立军无疑是一个酷吏,从他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普通民众包括异议人士的残酷迫害当中早已得出了结论。

据报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王立军追随江泽民疯狂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劳教、判刑。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是怀抱几个月孩子的母亲,全不放过。王立军还唆使手下酷刑折磨并使用警犬恐吓、撕咬法轮功学员,真正比恶犬还凶狠。

辽宁省铁岭市的法轮功学员曾善心地给王立军讲法轮功真相,希望他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王立军却公开叫嚷:“现在杀人案都放下不管,专抓法轮功,我们不怕遭报应。”

最超越人性心理承受底线的罪恶是他直接指挥并涉嫌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行动,曾在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的目击证人证实,王立军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稍有良知的人都会谴责这种暴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党文化培养出来的酷吏之多是古今中外都罕见的。不相信善恶报应的无神论,对敌人要象冬天一样残酷无情的斗争思想,加上个人对名利的强烈追求,这种邪恶机制就会造就出无数个王立军。

要命的“党妈妈”

但是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发生的出人意料的戏剧性一幕,却足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开始思考,王立军是中共树立的所谓模范——“打黑英雄”,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不是去找“党妈妈”,而是去找美国领事馆来保护自己,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王立军在走投无路之时起码明白了一点:这个政党保护不了他。因为不光是他主子的政敌,还有他卖命的主子都想要他的命。

历史上也早有前车之鉴,武则天临朝时的酷吏周兴掌管刑狱,贪暴残酷,专以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害死了许多人。武则天把他利用完了,就派来俊臣收拾他。来俊臣请周兴吃饭,饭后,来俊臣问他:“囚犯如果硬是不认罪,你有什么好办法?”周兴回答:“这很容易,取一个大瓮,用炭火四面烧烤,把囚犯放进瓮中,他定会把什么事都吐出来!” 来俊臣就叫人搬来大瓮,用炭火围住,然后,站起来对周兴说:“那好,我奉圣旨勘问老兄的罪行,请君入瓮吧。”周兴惶恐叩头,对所犯罪行,全部承招。被判流放岭南。他过去所迫害的人家,福彩3d在线历史数据有很多人也流放在这里,于是周兴便被他迫害的人所杀。

薄熙来在文革中不仅和其父划清界限,而且还踢断其父的肋骨。心黑手狠的薄熙来为了自保,不惜一切代价让王立军消声,那也是王立军曾经熟练使用的流氓手段。

本文地址:http://www.earn1by1.com/tuiyijunren/junxiuanzhi/201912/913.html